您现在的位置:漯河五中教育网 >> 教改教研>> 教师培训>> 正文内容

我和开封求实中学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26日 点击数: 字体:

我叫张建平,女,50岁,开封求实中学校长,一个普通的平民校长。《中国的帕夫雷什中学》,是我主编的一本关于开封求实中学办学实践的纪实体小书。

--  前 言

了解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,是通过一本书——《帕夫雷什中学》。它把我带到了一个神圣的境界。书中描绘的帕夫雷什中学的一个个场景、一个个故事,令我心驰神往。那是什么?那是学生学习的乐园,那是学生成长的圣殿。那里充满知识的阳光,那里的学习充满乐趣。他们可以在课堂上学习,也可以在自己种的果园里收获果实,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观察小动物们的生长规律。
放假了,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,带着帐蓬背着行囊野足旅游。在茫茫夜空下,他们燃起篝火,围坐在老师的身边读诗、唱歌、讲故事。这对我们这些处于重重压力下的孩子来说,是什么呢?是孩子们想象中的人间仙境。

读这本书已经很多年了,但书里所描绘的帕夫雷什中学深深地在我心中扎下了根。它成了我一生追求的理想。对帕夫雷什中学,我感受最深的是学校的功能,不仅仅为学生提供学习的场所,更是学生交往的场所。学生健康的心理,正确的人生观、世界观、与人相处的方法,都是在与学生交往中实现的,一个优秀的校长应该关注学校的交往功能。这个理想在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心灵苦旅之后终于实现了。

92年,我在开封市一个普通初中——十中送走了一届初中毕业生。由于过度劳累我瘦了十斤,有朋友见到我,关切地问我是否得病了。我苦笑着答道:“我没什么病,是急得了”。

让我感到累的是因为师资问题。公立学校一贯实行师源搭配。与我搭帮的教师有优秀的,也有讲不成课的。三年来我的一颗心时时悬着,一看到某老师上课,我的心就会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。我觉得我是班主任,我有权力、有责任、有义务对这个班每一个学生负责。但有些责我负不了。师资是领导分配的,他课上的再不好,也不能把他怎么样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误人子弟。

记得上二年级时,学生听不懂某学科,到期中考试70%不及格。我觉得对不起学生,于是自己到某厂办学校找了一个优秀的教师,利用自习来上课。为了防止消息外传,我自己买了窗帘,自己出代课费。每当下午自习,教室窗帘紧闭。我站在门口装着巡视来回走。一有人靠近教室,我就被吓出了一身汗,恐怕有人听见教室里的讲课声。到了初三,这种紧张心情有增无减。看到这些误人子弟的老师在课堂白白占了45分钟时间,很为这些学生感到可惜。我觉得那是在浪费生命。有时会冒出一个想法:如果我能选老师那该多好呀!

92年,这班学生以优异成绩毕业(只能说在同届六个班中比较优秀)。20%的学生超过省、市重点高中线。我的中招数学平均分超过原市重点初中平均分,领导提拔我当了教科处主任,基本上半脱产。但我发现我离不开学生,更不适合在公立学校这个环境中,当一个主任去管理别人。帕夫雷什中学的梦想永远在吸引着我。于是,一个想法在我头脑中慢慢形成,并逐渐成熟:找几个优秀教师办一个学校,把这个学校办成学生学习的乐园,办成中国的帕夫雷什中学 !

我属于那种想到、说到、做到的人。于是立即着手:先跑校舍,再跑批文,然后跑生源。意想不到的是,我这几件事跑的非常顺利。校舍是当时开封市闲置的厂办学校,仅跑两次,就订下了阀门厂子弟学校的两个教室(年租仅4000元)。批文也很简单,在一无资金,二无背景的情况下,开封市教委非常宽容地批准我创办了开封市第一所私立学校。生源也很顺利。由于自己在在原来学校的好名声,仅仅去自由路小学两次,就使一批品学兼优的学生报考了我新创办的中学。我从100名学生中挑选了59人,作为求实中学第一批学生。整个办学过程无风无浪,平静得像一汪湖水。求实像一颗种子,默默无闻地埋在了地下,无人知晓、无人评价。

在93年到94年的这一年中,我与宋爱馨、王国防、贾炎老师,在清贫中度过了有生以来最美好的时光。这里没有评职称,没有评先进,没有各种检查,没有恼人的人际关系。我们视59个学生为自己的孩子。每天放学看着他们在操场上踢球、玩耍,有一种特别幸福的感觉,像生活在一个世外桃园。因第一届学生几乎没收费,每生每月仅交160元,所以每节课仅8元钱课时费。春节我给每个老师只发了十斤鸡蛋。清贫的生活考验着每个老师的职业道德。我感到十分欣慰的是,我的第一批老师在清贫中无一人临阵逃跑。一直到第一届学生毕业,除了一位外语老师因被某大学聘为教授离开求实外,其他老师一直与我合作至今。他们与我和全体学生及家长,用真诚与爱共同撑起了求实中学这片明净湛蓝的天空。

今天,每当我看到求实中学门口涌动的人流,看到花名册上三千多学生名单,看到求实每年总是排在全市第一的中招及全国竞赛的优秀成绩,看到招生期间想把孩子送进求实的满怀热切希望的家长,我总是忘不了那段没有钱、没有名声的清贫日子。还会时时怀念那段没有先进的教学设施、没有人认识、没有人评价、可以充分享受清静的生活。我感到这才是一个人真正应该过的生活。但这种生活现在再也来不了了。一切成为历史,当求实中学成为许多人追求的目标后,喧嚣嘈杂、轰轰烈烈的招生,已经使宁静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

我是陶行知先生的崇拜者,我最崇拜陶先生的平民学校教育理念。所以我从办学之日起,就给自己定下办一所老百姓上得起的私立学校的目标。我们学校的学生,有城市下岗工的孩子,有生活贫困但品学兼优的全免费生,有在全国竞赛中获一等奖的学习优胜者,也有学习落后数学考零分的电脑派位生。我认为教育只有面向大多数才有强大的生命力。

我们在民办学校这块田地上苦苦耕耘了十年。今天,当我回过头看看自己十年走过的路时,我总会感到庆幸,我曾经读过《帕夫雷什中学》这本书。正是这本书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教育,教育的幸福是什么?什么是学校?学校的功能是什么?十年来,遭遇过因不理解而受到的来自各方面的歧视,尝试过别人的白眼与无端的人身攻击,但更多的是实现人生价值的喜悦。

今天我终于可以毫无愧色的说我成功了。我成功,并非我得到了什么利益。我一贯认为真正的幸福不在于个人达到了什么目的,而是在于追求这个目的的奋斗过程中。在这个过程中我的人生价值的体现。我的教育理想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个的实现。我成功,也并非我有什么过人之处。我从小就因太实诚,被姥姥说成是长大一定要吃亏的人。我的成功只是说明了市场经济需要精明强干的人,但更需要的是踏踏实实的人,社会是宽容的。

这本小书是在求实成立十周年的日子里,对关心过我,关爱着求实的所有朋友的一个汇报,一点心意而已。  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《出师表》 教学设计[ 11-19 ]
下一篇:第一章 我的教育理想[ 09-26 ]